首页  >  

经验交流

以深度举措攻克深度贫困

来源:山西日报     日期:2018-06-05     浏览量:6423

    日前,我省为10个深度贫困县量身定制的一套“10+1”攻坚政策,在各大媒体刷屏,其中“一县一策”因是全国首推,更是被重点推介。盯住最困难的地方,瞄准最困难的群众,扭住最急需解决的问题,14.4亿元的真金白银定向投放过来,各项超常举措精准对接下去,充分显示出我省攻克深度贫困堡垒、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心和力度。
  中医认为病有标本,“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者,是谓妄行”。战胜贫困亦可循此逻辑,只有知标识本,才能对症下药。而深度贫困作为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难中之难,有着深层次的、多重叠加的原因,更需要有非常之举,精准之计。“10+1”政策有着顶层设计的指导性,又有具体而微的操作性。10条共享部分涉及土地、金融、产业、移民搬迁等等政策支持,“一县一策”的专享部分更是直指要害和刚需。比如,支持宁武县依托芦芽山发展旅游扶贫项目,支持静乐县汾河生态治理,用以工代赈来带动贫困户增收,支持省属院校为临县免费定向培养紧缺人才……支持不是停留在文件层面,而是带着具体的配套办法涌向这些贫困地区,比如,有的地方要选派科技特派员;有的地方扶贫搬迁参照的是灾后重建的速度和质量;有的地方一些小型的基础设施工程,过去由专业施工队干,现在可以由扶贫工队带着贫困劳动力来干。
  距离2020年脱贫摘帽还有不到3年的时间,这10个深度贫困县产业基础薄弱、公共服务不足、生态脆弱,至今还有26万多贫困人口没有脱贫。形势逼人,时间逼人,使命逼人,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为了摘帽而直接“输血”,以换来短暂脱贫。好在,从“一县一策”来看,没有急功近利,也没有好高骛远,更多还是在产业、人才、自强自立上下“绣花”功夫,体现的也是行稳致远、因地制宜、从长计议的策略。实践证明,越是贫困程度深的地方,越需要有非常举措,越需要提高扶贫的效益,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注重产业发展的可持续性。
  下一步的关键就是,怎么能把这些政策的红利充分释放出来,把“一县一策”扎实落到实处。几年前,笔者曾在芦芽山下的附近农村走访,一些当地农民说,依托芦芽山旅游脱贫的办法,不是没想过,但是几年来收效甚微。马云曾说过一句话:“贫穷不是农民不努力,而是我们的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结合。”此言有理,以此推之,靠旅游脱贫不是没道理,但前提是做大旅游本身,同时,让旅游与脱贫有机结合。
  其实,最近除了这个“一县一策”之外,吸人眼球的还有一个新闻就是贵州召开的“数博会”。人们除了关注“数博会”上的各路互联网大咖外,还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贵州?7年前的2011年,贵州的人均GDP排名全国倒数第一,只占上海的1/10,是贫困问题最突出的欠发达省份。然而,贫穷并没有限制贵州的想像力,一个城市化率全国倒数的地区,几年间弯道超车,发展成为大数据产业集聚区。举贵州逆袭之例,一是想说明深度贫困问题并不可怕,只要路子找对,就有希望;另一个是想说明,解决深度贫困除了因地制宜,也需要用一些超常规的思维。摆脱贫困首先要摆脱“意识贫困”“思路贫困”,贵州就是最好的例证,“吕梁护工”作为一个劳动力输出品牌,也是一个典型范例。
  攻坚深度贫困是一场硬仗中的硬仗,对这10个县进行资金、政策的重点倾斜,既是集中优势兵力,啃硬骨头,也是以改革促脱贫的先行先试。既是先行先试,不妨胆子更大点,思路更宽点,落地更掷地有声点。或许,因为今天的深度举措,几年后就会有一匹脱贫中成长的黑马冲进人们的视野。(陈力方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