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扶贫新闻   /  扶贫要闻

扶贫要闻

小黄花何以成为大产业——大同市云州区干部转变作风打造特色产业的调查

来源:山西农民报     日期:2018-12-06     浏览量:145

    火山群下,塞上云州是个拥有14万农业人口的贫困区,2012年被国家列入燕山-太行山连片特困地区,全区农民人均收入只有3000余元,到2018年10月,农民人均收入突破8800元。巨变,主要源于全区大面积连片种植黄花。在种植黄花的过程中,干部受到锻炼,作风大转变,与百姓的距离越来越近。

  陪着农民受穷的干部,是不称职的干部
  ——挖穷根就得种“金针”

  云州区是全国四大黄花主产区之一,自明清时期起,就享有“黄花之乡”的盛名。然而,到2011年底全区种植黄花面积也不过2万亩,全是农民分散种植,小打小闹。
  2012年春,云州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在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 “大面积种植黄花,全力发展特色产业”。同时,倡导全区干部大兴调查研究之风,要求机关干部进农家门、吃农家饭、住农家院,倾听农民心声。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这一年起,区委书记王凤瑞带头与农民交朋友,全区175个行政村庄,他就走访了160个,他在贫困户徐恒家中吃过饭;他在下榆涧村残疾人杨新家里听过牢骚;他与黄花种植大户贺店村村民谢文等人交上了朋友……
  莫道农家无宝玉,遍地黄花是金针。2013年,种黄花每亩毛收入最高可达万元。然而,市场行情仍然不能打消多数村民的忧虑:塞上高寒,种黄花遇到冰雹、寒流等自然灾害,赔了夫人又折兵;黄花喜欢水,旱地产量低,无水种田难赚钱;采摘黄花费人力,劳力不足,谁敢贪大;家中无场地,晾晒黄花难;价格上不去,销路谁不愁?
  面对农民的忧愁,部分下乡干部打起了退堂鼓,觉得种植黄花这一想法好是好,但是做起来却难上难。
  “难,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领导机关、我们党员干部职能和作用发挥得不好,没有把农民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做。正因为农民难,才需要我们党员干部帮一把。不然,党和国家培养干部做啥!”下乡干部座谈会上,王凤瑞的话如同一针强心剂,坚定了广大党员干部带领农民发展黄花产业的信心。
  大下乡、大调研,带来大变化。全区各职能部门相继出台涉农、帮农政策:农民每种植一亩黄花,政府补贴500元的黄花苗钱;区农村信用联社积极为黄花种植大户提供贷款;区人民保险公司开设了黄花种植户保险:农民交200元,政府补100元,遇到自然灾害,可获理赔5000元;区气象台专门为农户设置两个黄花气象站,及时预报病虫害和恶劣天气;水务、交通部门身体力行,黄花种植到哪里,机井就打到哪里,柏油路就铺设到哪里;区劳务部门牵线组织他乡劳务队帮助黄花种植户 “打金针 (采摘黄花)”;政府扶持13家黄花加工销售龙头企业,解决黄花晾晒、销售难题;宣传部门多角度大力宣传黄花,使黄花畅销海外,价格一路看好。
  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一年起,区长周聚德为抓好政策落实,组织召开黄花产业协调会十多次,到各职能部门专题调研9次。


  2015年云州区黄花产业成为精准脱贫的主导产业,2017年达到了贫困人口人均一亩黄花,仅此一项就可稳步脱贫。黄花真正成了该县 “挖穷根”的“金针”。

  只有不好的干部,没有不好的村民
  ——农民有怨言,说明我们干部工作不到位

  挖掘黄花市场潜力,做大做强黄花产业是依据当地实际让农民脱贫致富的好路子。然而,面对黄花产业的诸多帮农、惠农、富农政策,多数农民对土地流转不支持,尤其是贫困户,坐等政策兜底的思想严重,对种植黄花、发展特色产业徘徊不前。
  “这不能完全怪农民,主要是我们干部工作不到位。”区委、区政府将工作中的重担锁党员干部身上,分批选派机关干部下乡帮扶;组织农口、科技及其他涉农部门的干部与贫困农民结对子,重点帮扶、长期帮扶。黄花产业成为全区各级干部转变作风、推进工作的主抓手。
  桑干河畔,万家山下,坐落着一个叫徐家堡的村子,全村164户就有72户贫困人口。昔日靠天吃饭,种植小杂粮每亩收入最多不过1000元,有的村民穷得连买化肥也要贷款。2014年村党支部书记白继跃带领村里的党员干部率先种黄花,他自己种30亩,村“两委”干部每人不低于10亩,每位党员种5亩。面对村民的忧虑,党员干部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看到水利部门打上了机井,黄花长势良好,不少村民开始动心。但是,有些留守老人、妇女家庭劳力不足,难以栽下苗木。怎么办?白继跃带领22名党员干部抄起铁锹、挨家挨户栽种黄花,一干就是两个多月,他们不要报酬,全是义务劳动。村民虽然没有感谢的语言,但打心眼里,对党员干部起敬三分。在随后的日子里,党员干部有的帮群众修水渠;有的组织和帮助村民采摘黄花;有的帮助村民及时领回冰雹灾害理赔款。渐渐地,村民养成了一个习惯:有困难找干部。白继跃经常与党员干部谈心:“没有不好的村民,只有不好的干部。”在这一思想的支配下,党员干部与村民的距离越来越近,徐家堡的黄花越长越旺。
  西坪镇有3万亩水浇地,2014年以来,全镇90%的水地种上黄花。镇党委书记闫红2016年上任一年间,就协调企业帮助贺店、下高庄、唐家堡等7个村庄,帮助村民硬化出7万平方米的黄花晾晒场地,基本解决了黄花晾晒难题。然而,他却感慨地说:“最让人感动的还莫过于村里的领头雁。”他举例说,东咀村党支部书记张兵为了在火山上打出水井,与打井队员在帐篷里一住就是三个月。当打井遇到火山石,技术人员打退堂鼓时,毫不犹豫地阻拦道“打下去,赔了算我的!”就这样,他承受着10多万元的风险,在火山群中为村民打出了深水井,解决全村300多亩黄花浇灌难题。
  一户一亩黄花地是脱贫工作的硬任务。上级压担子,村里的领头雁怎么办?吉家庄村的党支部书记刘猛深深地知道,作为贫困区,政府能为农民买单种黄花就很不容易了。34岁的刘猛突发奇想:黄花产业是个“潜力股”,何不召回在城里闯出一片天地的年轻人投资创业。他找到在省城太原挣高薪的大学生张圣伟,在大同市开出租车的刘志峰、刘志东兄弟,在北京首都开珠宝店的童年好友吴日红等人畅谈想法。奋斗者是快乐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很快融资300多万元开始流转本村农民土地种黄花。接着,他们又建立 “同心同力建设美丽吉家庄”微信群,成立“吉家庄农牧合作社”。当年,全村种植黄花2850亩。短短两年间,返乡青年达12人,种植黄花5000亩。农民成为最受欢迎的职业。团区委以此为典范,积极搭建网络平台,鼓励更多青年以种植黄花为契机,返乡创业。
  产业发展需要青年人才加入,2017年该区农村 “两委”换届,不得力的村“两委”全换下来,80多名35岁左右的返乡青年成为新骨干。
  区机关干部在发展黄花产业的过程中,涌现出一批关注农业、热爱农民的典范,扶贫办副主任王华就是其中一例,4年间他平均每年下乡200多天,成为贫困农户的“活地图”。

身到心到,更需情到
  ——留下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黄花种植面积在扩大,帮扶活动在深入,干群关系在加深。截至目前,全区种植黄花面积由过去的2万亩增长到15万亩。机关干部进村帮扶由被动变主动,由勉强到习惯,不少人把心交给农民,爱上农村,在农民心中留下一支支不走的工作队。
  吉家庄乡西浮头村曾是有名的上访村,区人事和社会保障局女干部赵娟进村帮扶的头一个月就帮助村民协调解决矛盾11起,向上级申报项目帮助30多户农家改造土窑,带头清理村里沉积多年的垃圾,赢得了村民的普遍喜爱。在2017年11月18日的换届推选工作中,全村30多名党员与村民代表一致推荐她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此前,赵娟曾在该乡的南米窑村帮扶村民大面积种植黄花,使该村整体脱贫。赵娟美名远扬,进驻西浮头才一个多月,就与村民鱼水交融。
  “区委书记王凤瑞是个‘黄花迷’。”黄花办主任安一平介绍说,王凤瑞一心一意要把黄花做大做强,不论是谁,只要和他谈起黄花,他都会眼睛一亮,精神一振。为此,王凤瑞下乡返回机关,很多时候都是披星戴月。因为,他常常在农民家里吃“碰饭”,尔后一个村挨着一个村子转,听农民心声,了解黄花种植进展情况。
  “黄花迷”影响着机关干部,不少人成为“黄花通”。安一平就是其中一例,他不仅协调乡村扩种黄花,还经常到田间地头给农民朋友讲解黄花栽培技术、病虫害防治知识。为此,他三年下乡驾车行驶的路程不下10万公里。他印制的名片上,有电力、气象、农委、市场监督部门和保险公司等电话,总服务台就是他的手机号码。他的手机保持24小时畅通。他说:“不然的话老百姓就会骂娘,骂的不是我,而是政府!”
  云州区发展黄花产业成为锻炼培养干部的过程,也有了考核干部的标尺。近两年来,全区提拔了81名干部,102名干部被提醒谈话、约谈或要求作出书面检查。一些工作不力的干部坐不住了,主动让位。
  以农民满意为目标,已经成为干部服务群众的自觉行动。区农机局于去年春天从山东请来农机专家,帮农民设计出黄花喷药机、除草机、旋耕机,省时省力,农民普遍感觉到好用,但唯一不满足的是旋耕机旋得太深,不利于保墒。区农机局的同志再次请专家到田间地头,反复实践,更新技术,直到旋耕机让农民叫好为止。就这样,黄花专用除草旋耕机可以取代50个劳动力。种植大户用上此设备,乐得合不拢嘴。
  黄花产业在壮大,干部的精神面貌在焕发。(李化民 臧成 杜蓉 李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